放手也是一种温柔!罗玉离开不久


躺在山田迟子的床上,山田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我山田秀,哦不,我现在是山田迟子!”“哈哈!我就是山田迟子!山田家的接班人!日本首富!”原来如此!大川鸟明在得知‘山田十九’离开日本,而派去的人又追查不到他的踪迹后,只得放弃利用‘山田十九’的打算。苦思不得良计,万般无奈的大川鸟明最后干脆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杀掉山田迟子,让山田秀假充山田迟子,先把社长之位拿到手再说!只要山田秀坐上了社长之位,排除异己的事就好办多了!这一提议很快便得到了山田秀的支持——对她来说这样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早一天得到掌权就早一天安心,何乐而不为呢!虽然是棋行险着,可是富贵险中求嘛!于是心计恶毒的两人便派出了为大川鸟明誓死效忠的忍者暗影,趁夜潜入山田家,在杀害了山田迟子之后又将其尸体抛入焚尸炉,然后山田秀在大川鸟明的帮助下进入山田迟子的卧室开始假扮山田迟子。当然,在这之前,山田秀需要化一下装,虽然她们是姐妹,长相差不了多远,可是亲近的人一眼就能分出其中的差别,而大川鸟明的打算是尽快结婚,也好对‘山田迟子’的变化有所交代。很明显,他们的奸计得逞了!在接下来的董事会、家族会议中由大川鸟明陪伴的‘山田迟子’初次显露出了她女强人的一面:将下属安抚的安抚,整顿的整顿,清理的清理。很快,山田会社就从山田十八被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在‘山田迟子’的带领下恢复了往日的雄风。在明在暗,都没人能动摇的了他们的地位,现在,山田会社是彻底的落入了他俩之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罗玉终于将许然送到了离机场最近的一所大型医院,这期间罗玉所遭受的异样眼神、无声指责可能是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可他也只能苦笑置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对于一个抱着身上净是泥土、虚弱且又凄凉的女孩的罗玉,还指望别人对他抱有好感吗?恐怕心里早都已经开骂了: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可是他们又哪里会想到,如果不是罗玉,这女孩早就不止如此凄惨了。罗玉虽然了解,却又有口难辩,难道说要大声叫出来:这是因为有人要欺负她,自己杀了那个人?安顿好许然,问题又来了:他总不能守着她一直到她身体康复吧?虽然医生说只是受了点风寒和惊吓,休息一下就会好,可天知道她会休息多久?而且,罗玉心中还有个不愿意去想却又明摆着的问题——他!罗玉!一个杀手!能够留在许然一个普通女孩身边?罗玉再次苦笑着摇头,将许然的手机拿出来,一看,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竟然有许多未接电话, 两码中特网站而且打的时间间隔都不是很长, 彩霸王论坛精选资料可以看出, 香港六合一肖这是一个很关心她的人,可能是她的父母吧,罗玉只能往好处想了,随即拨通了这个号码。声音只响了两下对方就接了,可能是心急,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是许然吗?怎么打你电话你都不接?你现在在哪?”对方一连串的问话倒是让罗玉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习惯性地按住声带部位,用变了调的嘶哑的声音说道:“她现在在xx医院xx病房!”然后也不等对方说话,径自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回许然的背包里,罗玉呼出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走到病床边,罗玉看着许然那张毫无血色的脸蛋,憔悴的面容更显孤苦无助,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扇动一下,眼角还有几道未干的泪痕,有些发白的小嘴委屈的撅着,在飞机上娇美可爱的形象早已消失不见,整个人显得凄美、惹人怜爱。帮她掖好被角,罗玉走到门边,回头看了躺在床上的许然最后一眼,资料专区关上门,决然离去。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温柔!罗玉离开不久,许然病房的门被悄悄的打开了,门缝里露出一个人头,待看清楚了病房里面的情况后,那个人钻了进来,掩上门,快步走到病床前,那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竟然是说不出的激动!来人是一个身材瘦高的男子,穿着一身名贵的服饰,洁净的面容,鼻梁上架了一副无框眼镜,说不上帅气,倒像个文弱书生。此刻,眼镜男正满脸担忧的望着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的许然,伸出手去抚摸她的额头,然后低头去吻她的脸,就在嘴唇刚要碰到脸庞的时候,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眼镜诧异的扭头望向门口,满脸的怒意,不过也怪不了他,刚想一亲芳泽的时候却被打断,任谁也不会好受的。正待眼镜男想要出声呵斥,一道人影风一般的冲了进来,眼镜男只觉眼前一花,门口的人就已经出现在自己跟前,不过还没等他惊讶得叫出声来,那人伸手一挡,将眼镜男给拨到一边,像根大树似地立在床边,冷冷地注视着他。眼镜男站立不稳,随着来人的力道噔噔噔一连退了好几步,然后跌坐到沙发上,透过厚厚镜片的目光不可思议地望着来人。那鬼魅般的身形、冷俊的面容,不是罗玉又是谁?原来罗玉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卤莽了,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能随便把许然交给他?想想不对,罗玉又掉头回去,却正好见到了眼镜男偷亲的一幕,恰好罗玉刚见过许然被人欺负,现在他以为这人也是一个色魔,当然是满脸杀气地盯着眼镜男了。不过眼镜男可不知道什么叫做杀气,他只知道被这个比自己高大帅气的地男人盯上一眼就会浑身寒毛倒竖,不寒而栗。罗玉想到他可能是接到自己电话的那人,便冷声问道:“名字?”“丁,丁然。”眼镜男战战兢兢地答道,一脸畏惧地看着罗玉。“身份?”声音很动听,却像冰块一般寒冷,让丁然在这大热天也出了一身冷汗。“香,香港大学临床医学博,博士。”审讯一般的一问一答让丁然感觉很不好受,可是心脏又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似的,喘不过气来,连答话都吞吞吐吐的。“跟她,”罗玉抬手指了指病床上依旧沉睡的许然,问道:“什么关系?”“我是她……”丁然急切地大声答道。“嗯?”罗玉双眉一扬,丁然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嗫嚅道:“我是她男朋友。”罗玉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心中有些不信。看着罗玉的表情,丁然急了,可是现在又没什么东西能够证明,许然又还没醒……突然,丁然醒悟过来——你一直在问我,我都还没问你是谁呢?遂厉声喝道:“你又是谁?”不过那种色厉内荏的模样罗玉一眼就看穿了。“我么?”罗玉眼睛一转,昂起头,用下巴对着丁然,轻蔑地笑道:“我也是她的男朋友!”

  本报记者 邱伟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